<dl id="x0ppm"></dl>
  • <ins id="x0ppm"></ins>
        <big id="x0ppm"><blockquote id="x0ppm"></blockquote></big><object id="x0ppm"><strong id="x0ppm"></strong></object>
        <rt id="x0ppm"><div id="x0ppm"><dfn id="x0ppm"></dfn></div></rt>

        <rt id="x0ppm"><strong id="x0ppm"><li id="x0ppm"></li></strong></rt>
        <blockquote id="x0ppm"><source id="x0ppm"></source></blockquote>

        中華龍

        王軍館長與來參觀三五將軍文化博物館的外國留學生合影

        首屆三五將軍文化月共和國將軍林開園將帥后代合影

        2006年5月5日在三五文化中心有幸和毛澤東主席嫡孫毛新宇博士和六位共和國將軍合影

        紀念援老抗美五十年,援老抗美老兵為共和國開國將帥林和援老抗美群英譜敬獻花籃

        2018年“感動哈爾濱”年度人物(群體)頒獎典禮在哈爾濱電視臺舉行

        王軍榮獲2018感動哈爾濱年度人物獎

        開國將帥林

        當前位置: 首頁 > 有關書籍 > 連載:《戍衛一生——我們的紅色警衛生涯》第一篇 從參加革命到延安·在五次反“圍剿”斗爭中(2)

        連載:《戍衛一生——我們的紅色警衛生涯》第一篇 從參加革命到延安·在五次反“圍剿”斗爭中(2)

        2020年08月21日 15:58:16 來源:當代中國出版社 訪問量:3637 作者:劉輝山、古遠興
        1

        作者:劉輝山、古遠興 著述;劉新民、古伍延、古永江 整理;

        出版時間:2015年1月

        出版社:當代中國出版社

        書號:978-7-5154-0546-9

        開本:16K

        定價:32.00元

        頁碼:236

        【作者簡介】

        著述者劉輝山,中國人民解放軍將領。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副兵團職。古遠興,中國人民解放軍警衛部隊優秀指揮員,正軍職。二人自20世紀30年代就參加中國工農紅軍,擔任警衛員,一直到新中國成立后,仍堅守在警衛崗位并成為警衛首善之區的將領。整理者劉新民、古伍延、古永江為二人的子女。

        【內容簡介】

        他們是中央領導人身邊的警衛戰士,是從土地革命時期的政衛團、延安時期的中央警備團,到新中國建立伊始的中央公安縱隊第二師和眾說紛紜的8341部隊一路走來的親歷者和見證者,他們的回憶,是中央機關警衛史的生動紀錄。

        劉輝山、古遠興十幾歲時在家鄉江西參加革命,后成為保衛中共中央首長的警衛戰士。他們跟隨中央紅軍爬雪山、過草地,九死一生到達延安,護衛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中央領導人轉戰陜北,挺進北京,參與組建中央公安縱隊第二師,保衛政治協商會議和開國大典?!拔母铩逼陂g,他們繼續警衛受沖擊的軍委首長,并奉命執行特殊任務。他們見證了新中國誕生的艱苦卓絕歷程和人民領袖縱橫帷幄的風采。

        第一篇 

        從參加革命到延安

        在五次反“圍剿”斗爭中


        1930年夏,中國工農紅軍經過三年游擊戰爭,主力部隊和地方武裝迅速發展到約10萬人,并開辟了10余塊蘇區。對此,國民黨當局異??謶?,蔣介石于8月下旬令武漢行營主任何應欽在漢口召開湘、鄂、贛三省“綏靖”會議,確定了以軍事為主,黨務、政務密切配合,分別“圍剿”各蘇區紅軍的總方針。

        10月,蔣介石迅速調集11個師又兩個旅,共約10萬兵力,指令國民黨江西省政府主席兼第9路軍總指揮魯滌平,組織對紅一方面軍和中央蘇區進行第一次大規?!皣恕?,企圖在3~6個月內消滅紅軍。

        這時,紅一方面軍主力約4萬人正在中央蘇區西北部清江至分宜段的袁水兩岸地區活動??偳皵澄瘑T會在查明敵情后,有人主張進攻南昌、九江,以迫使國民黨軍轉入防御,放棄“圍剿”。但總前委書記毛澤東根據當前的形勢提出,在紅軍和蘇區尚未鞏固、敵強我弱的形勢下,不宜脫離蘇區貿然攻打大城市。面對國民黨軍的大規?!皣恕?,應主動退卻,將敵人誘進蘇區內,發現和造成敵人的弱點,依靠蘇區人民的支援,選擇有利于紅軍作戰的戰場,集中兵力適時反攻,將敵人各個殲于運動之中,以粉碎其“圍剿”。

        10月30日,總前委在新余縣羅坊召開了緊急會議,部署第一次反“圍剿”。會議通過了“誘敵深入”的戰略方針,在紅一方面軍總司令朱德、總政治委員毛澤東的領導下,紅軍打破了國民黨軍隊對中央蘇區的第一次大規?!皣恕?,取得了反“圍剿”的勝利。

        第一次反“圍剿”中,紅軍共殲國民黨張輝瓚和譚道源1個師部、3個多旅約1.2萬人,繳獲各種武器1.1萬余件,還活捉了敵前線總指揮張輝瓚。第一次反“圍剿”的戰役是中國工農紅軍建立后殲敵最多、戰果最巨大的一次戰役,也是紅軍由以游擊戰為主向以運動戰為主轉變過程中取得的第一次重大勝利。紅一方面軍采取誘敵深入的方針,在蘇區人民支援下,以少勝多,取得了反“圍剿”的重要經驗,不僅保衛了中央蘇區,而且使中央蘇區得到鞏固與擴大。

        在第一次反“圍剿”斗爭中,劉輝山所在的政衛團參加了羅坊會議的警衛工作。此后,劉輝山隨政衛團也參加了中央紅軍在龍崗、東韶等地的戰斗。

        1931年1月,一次戰斗結束后,于小布駐軍時,政衛團與紅四軍特務營一部分部隊調換,政衛團第二連全連指戰員調紅四軍軍直特務營第一連,紅四軍特務營第一連調總政治部政衛團第二連。劉輝山調入紅四軍軍直特務營第一連三排七班任班長。3月間從本連七班調到一班任班長。

        1931年1月,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將錯誤路線推行到紅軍和中央蘇區,肅反斗爭嚴重擴大化。在中央蘇區,毛澤東的許多正確主張被指責為“狹隘的經驗論”、“富農路線”和“極嚴重的一貫右傾機會主義”。在這次肅反斗爭擴大化過程中,很多紅軍指戰員都被殺害。劉輝山被拉出準備槍斃時,黨代表龍開富堅決予以制止,他才幸免于難。

        蔣介石在第一次“圍剿”失敗后,于1931年2月,派軍政部長何應欽代行總司令職權兼陸??哲娍偹玖钅喜袪I主任,調集18個師3個旅共20萬人的兵力,“以厚集兵力,嚴密包圍及取緩進為要旨”,采取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的作戰方針,積極部署對紅一方面軍的第二次“圍剿”。

        這時,紅一方面軍仍是紅一、紅三兩個軍團,人數略有減少,約3萬人。紅軍經過第一次反“圍剿”的鍛煉,指戰員們斗志旺盛。毛澤東提出的誘敵深入的戰略方針,已為廣大軍民所認識和接受。

        在第一次反“圍剿”勝利后,根據地的黨政軍民從各方面進行了反“圍剿”的準備。按照紅一方面軍總部3月23日的命令,主力部隊由根據地北部邊緣的永豐、樂安、宜黃、南豐以南地區,轉移到廣昌、石城、寧都、瑞金等地,進行整頓、訓練、籌款和做群眾工作。他們在紅軍和人民中進行了廣泛深入的政治動員,召開了地方武裝和赤衛軍、少先隊的工作會議,對這些武裝的任務、編制、訓練、戰術等問題,都作了明確的規定,要求各游擊區以地方武裝為骨干,領導赤衛軍、少先隊,運用游擊戰術,積極執行擾敵、堵敵、截敵、襲敵、誘敵、毒敵、捉敵、偵敵、餓敵、盲敵等十項任務,配合主力紅軍殲滅敵人。這些為取得反“圍剿”的勝利創造了有利條件。

        4月,王明“左”傾冒險主義統治的黨中央派出代表團到達中央蘇區,并參加中央局的領導工作。這樣一來,中央蘇區領導層產生了分歧,使第一次反“圍剿”中行之有效的戰略戰術受到干擾。對第二次反“圍剿”的戰略方針問題,黨中央曾指示:“當著敵人力量尚未集中的時候,我們必須利用優勢兵力,去擊潰敵人的主力?!薄凹t軍總司令部在組織決戰中,采取誘敵深入蘇區的策略,在當時的階段中(年底及年初)是正確的。如果力量對比上利于我們時,我們應該擴展向白區的堅決進攻,打碎敵人的生力軍?!蓖瑫r還提出:“遇必要時,可以拋棄舊的與組織新的蘇維埃區域?!?/font>

        3月中旬至4月中旬,在蘇區中央局第一次擴大會議上,又提出分兵退敵的方針。對反攻時先打哪路敵人問題,有的主張先打敵蔡廷鍇部,也有的主張打朱紹良部。經過反復討論,接受了毛澤東的正確主張,仍然采取誘敵深入的戰略方針,并根據對敵情的分析,決定采取由西向東橫掃,先打弱敵、各個擊破的作戰方針。

        從5月16日至31日,紅一方面橫掃700余里,連打5個勝仗,殲敵3萬余人,繳槍2萬余支,痛快淋漓地打破了敵人的第二次“圍剿”。

        紅軍粉碎敵人“圍剿”后,乘勝轉入進攻,分兵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籌糧籌款,解放了贛東,閩西的黎川、南豐、建寧、泰寧、寧化、長汀等廣大地區,進一步鞏固和擴大了中央根據地。

        在一次攻打敵人的山頭陣地時,紅軍幾次沖鋒均未攻上去,戰斗減員較重。營長命令劉輝山率一班再次沖鋒,一定要攻下敵人的陣地。劉輝山仔細觀察地形及敵軍的薄弱之處,趁敵人射擊喘息之機,率全班猛沖到達山頭,后續部隊隨即趕到全殲守敵,全班無一傷亡。

        在第二次反“圍剿”期間,時任紅四軍軍部特務營政治委員的蕭華找劉輝山談話。他說:共產黨是工人階級的黨,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共產黨是為無產階級辦事情的,是要推翻封建反動勢力,改造舊社會;共產黨的目的是建立人人平等的美好幸福的新中國。作為一名紅軍戰士,就應該加入共產黨,為解放勞苦大眾而奮斗。

        1931年4月,在江西永豐縣南龍鎮龍子下村,劉輝山經連長陳世全介紹,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1931年5月,蔣介石在對中央蘇區的第二次“圍剿”失敗后,很快又于6月組織更大規模的“圍剿”。他將其嫡系部隊第十四、第十一、第六、第九、第十師,共10萬人調到江西省,連同原在中央蘇區周圍的和新調來的非嫡系部隊,總兵力達23個師又3個旅共30萬人,蔣介石親任“圍剿”軍總司令,何應欽為前線總司令,并聘請了英、日、德等國的軍事顧問隨軍參與策劃。這次“圍剿”,蔣介石采取“長驅直入”的方針,企圖首先消滅紅軍主力,摧毀蘇區,然后再深入進行“清剿”。

        中央蘇區第二次反“圍剿”勝利后,紅軍第一方面軍3萬余人在閩西北、閩西、閩贛邊和贛南等地區開展群眾工作,進行反“圍剿”準備。

        6月底,紅一方面軍在臨時總前敵委員會書記毛澤東和方面軍總司令朱德的指揮下,判明國民黨軍即將發動第三次“圍剿”的企圖,決定繼續采取誘敵深入的方針,待敵深入蘇區中心區,再集中兵力實行反攻,以打破“圍剿”。隨后,獨立第四、第五師和紅三軍第九師在吉安、吉水、永豐、樂安、宜黃以南地區,紅四軍第十二師在南豐以南和東南地區,協同當地地方武裝和赤衛軍、少先隊,以運動防御和游擊戰遲滯敵軍前進;紅一方面軍主力紅三軍團、第四軍主力、第十二軍在臨時總前委書記毛澤東、總司令朱德指揮下,采取“避敵主力,打其虛弱”的方針,調動敵人,擇其好打者打之;于運動中予以各個殲滅的靈活機動的戰略戰術,依靠蘇區地方武裝、赤衛軍、少先隊,不斷地阻擊、襲擾向蘇區進攻的國民黨軍。蘇區人民群眾則實行堅壁清野,使深入蘇區的國民黨軍饑疲交困,銳氣大減,從而有力地掩護了紅一方面軍主力回師集中,并為轉入反攻作戰創造了條件。紅一方面軍則往返穿插于國民黨軍重兵集團之間,疲憊敵軍,避強擊弱,速戰速決,以少勝多,共殲敵17個團3萬余人,繳槍1.5萬余支、機槍175挺、迫擊炮55門、電臺6部,取得了重大勝利,打破國民黨軍隊的第三次“圍剿”,中央蘇區也得到了鞏固和發展。經過第一、第二、第三次反“圍剿”的勝利,紅軍積累了豐富的經驗,紅軍的作戰原則已基本形成。

        劉輝山在這一次反“圍剿”打宜黃的戰斗中負傷,子彈打中他的肩胛骨。這顆子彈一直伴隨他四十多年,直到1978年嚴重危害到劉輝山健康時才被取出。

        1931年11月6日,中央蘇區第一屆黨代會在江西瑞金召開,毛澤東被選為中共蘇區中央局書記。7日,在葉坪召開了第一次全國工農兵代表大會。劉輝山光榮當選紅四軍特務營的代表,到紅色首都瑞金去參加慶祝第一次全國工農代表大會的閉幕儀式,歡慶中央工農民主政府的誕生。

        劉輝山在《星火燎原》叢書中發表了《歡慶紅色中央政權的誕生》一文,回憶了劃時代的這一天:

        這是多么令人興奮的事??!多少年來,政權一直掌握在地主資產階級手里,我們工人農民被人踩在腳下,而現在,我們就要有自己的中央政權了,工人農民就要當家做主了。想到過去的苦難日子,想到今天革命形勢的發展,想到今后日益美好的遠景,我的心頭像波濤一樣洶涌奔騰。

        在松崗子盡頭,坐東南朝西北的主席臺口的兩旁,裝飾著翠綠的松柏樹枝,中間還嵌著許多大紅花;臺口的上沿有醒目的慶祝工農代表大會閉幕的字樣;臺上正中高掛一面有鐮刀、斧頭的大紅旗。一群捧著鮮花的兒童團的孩子們,面對臺口在歌唱;一個小女孩舞動小手在指揮,頭發上的大紅蝴蝶結,被風吹得一飛一飛的。

        下午三點鐘,會議主席宣布開會。在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中,毛主席講話了。他告訴我們:紅旗不倒就是我們的勝利,敵人的破產、紅軍的發展,是保證紅色政權存在的必要條件?,F在建立了紅色政權,將來還要鞏固和擴大,以促進全國革命高潮的到來。

        這是個幸福的時刻。我緊抱著懷里的槍,仰著臉,目不轉睛地望著毛主席那魁偉的身軀和那溫厚、純樸的臉,聽著他那平靜而充滿自信的聲音,我覺得渾身都充滿力量。就是他創造和教養了我們紅軍,并指揮紅軍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粉碎了蔣介石一次又一次的“圍剿”,消滅了大量敵軍,從而建立、鞏固和擴大了紅色根據地,建立了自己的政權。就是他,將領導著我們獲得更大的勝利。我們都記下了他的話,并以雷樣的掌聲表示對自己領袖的熱愛。

        游行開始了。我們紅軍戰士們穿著灰色軍衣,領口綴上黑邊紅底的領章,胸前佩戴橢圓形紅色的“中國工農紅軍”的符號,戴著八角帽,手持帶有明晃晃刺刀的步槍,排成六個方隊,整齊、雄壯、精神抖擻,以剛健的步伐走在浩浩蕩蕩的游行隊伍的最前列。當通過主席臺時,毛主席親切地向我們頻頻招手,全場群眾也熱情地向我們歡呼。這是領袖和人民給予我們的榮譽和獎賞。我們把手臂甩得更直,步伐也更加整齊和有力。我們要用行動證明:我們不僅能消滅敵人,開辟革命根據地,而且還能繼續粉碎敵人的“圍剿”,保衛新政權。

        在回隊的路上,我不時回過頭,望著那個被薄霧籠罩著的山頭,想著昨天大會上毛主席的講話和狂歡的會場情景,不由得心中萬分激動:紅色政權呵,我一定終生為你戰斗!

        1931年12月,劉輝山由紅四軍軍直特務營第一連三排調紅一軍團直屬工兵連任二排排長。1932年12月,劉輝山調紅一軍團政治部政衛連任副連長。

        從1932年冬開始,國民黨贛粵閩邊區“剿匪”總司令部陸續調集近40萬兵力,組織對中央蘇區的第四次“圍剿”。

        1933年1月底,蔣介石到南昌親自兼任贛粵閩邊區“剿匪”軍總司令,指揮這次“圍剿”,決定采取分進合擊的方針,企圖將紅一方面軍主力殲滅于黎川、建寧地區。

        2月上旬,紅一方面軍總兵力約有7萬人,在總司令朱德、總政治委員周恩來的正確指揮下,既運用了第一、二、三次反“圍剿”戰爭的經驗,又結合國民黨軍隊進攻時采取新戰略的實際情況,依據中央蘇區多丘陵大山的特點,采取大兵團山地伏擊戰的方法,在黃陂、草臺崗兩次戰斗中,一舉殲滅蔣介石的嫡系部隊近三個師,俘師長李明、陳時驥,擊傷師長蕭乾,俘虜官兵萬余人,繳槍1萬余支,并繳獲大量槍械、子彈、電臺等軍用物資,首創了大兵團山地伏擊戰的范例。蔣介石的嫡系部隊遭受如此沉重的打擊,這在以往各次戰役中是不曾有過的。朱德總司令說:“陳誠幾年間所依靠的部隊整個打垮了。四次‘圍剿’也算告結束了?!笔Y介石在給陳誠的“手諭”中說:“此次挫敗,凄慘異常,實有生以來唯一之隱疼?!?/font>

        1933年5月,紅一軍團政衛連在藤田整編,劉輝山由政衛連調紅一軍團司令部任警衛排長。軍團司令是林彪,政治委員是聶榮臻。

        1934年1月22日至2月1日在江西瑞金沙洲壩召開第二次蘇維埃大會,出席大會的正式代表693人,候補代表83人。毛澤東在會上作了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對第二次全國蘇維埃代表大會的報告,朱德和林伯渠先后作了有關紅軍建設和經濟建設的報告。大會還通過了關于國徽、國旗、軍旗的決定,以及修正的憲法大綱等重要決議案。大會上選舉了毛澤東、陳紹禹(王明)、張聞天等175人為中華蘇維埃共和國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羅榮桓等36人為候補執行委員,董必武等35人為中央工農檢查委員會委員。2月3日,第二屆中央執行委員會舉行第一次會議,選舉毛澤東等17人組成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團,毛澤東為主席,項英、張國燾為副主席;選舉張聞天為人民委員會主席,朱德為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主席,周恩來、王稼祥為副主席。

        古遠興和其他同志一起,被臨時抽調去搞代表大會的警衛和招待工作,也就是在這期間他認識了張耀祠。這里的任務完成后,古遠興又回到通信排工作。這時,組織上準備要他當通信班的班長。

        古遠興講述了這段有趣的經歷:

        我那時參加紅軍有一年多啦,交給我的任務都完成得很好,領導都很滿意,在楊尚昆同志那里的工作也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一天肖秘書長把我叫去說:“準備要你當通信班班長?!?/font>

        我就問他:“我哥哥呢?”

        肖秘書長不解地問道:“你哥哥怎么啦?”

        我說:“我當班長,我哥哥當什么?”

        肖秘書長說:“你哥哥還是當戰士呀?!?/font>

        一聽要我當班長,遠浩還是當戰士,那可不行,我就對他講:“這個班長我不當?!?/font>

        肖秘書長問:“為什么?”

        旁邊的一個首長就對他講:“你還沒有看出來嗎,這個小鬼仗義呀,你讓他當班長,哥哥當戰士,這個班長他是不能當的喲?!?/font>

        肖秘書長說:“那好,你當一班班長,你哥哥當二班班長怎么樣呀?”

        肖秘書長的話剛一說完,我就高興地答應:“這樣行,這個班長我當?!?/font>

        旁邊的另一位首長故意逗我說:“你可要考慮好了,一可比二大呦?!?/font>

        我說:“只要兩個人都是班長就行?!?/font>

        “那以后你就是老大哥,他就是老二哥啦?!倍何业哪俏皇组L話音剛一落,其他首長就大笑了起來。從此后總政治部的首長就叫我“老大哥”,叫遠浩“老二哥”。解放后那些知道這件事情的紅軍總政治部的首長,見到我還是開玩笑叫著“老大哥”。

        中央紅軍在取得四次反“圍剿”勝利后,中央蘇區范圍擴大到30多個縣;政權建設和經濟建設都取得很大成績,主力紅軍擴大到約10萬人,地方部隊和群眾武裝亦有很大發展。

        1933年9月至1934年10月,蔣介石調集100萬兵力,其中,直接用于進攻中央蘇區的兵力達50萬人。蔣介石命令“圍剿”軍構筑綿密的碉堡封鎖線,穩扎穩打,逐步推進,對江西省南部、福建省西部的中央蘇區,進行大規模第五次“圍剿”。

        而此時,毛澤東已被排斥在中央領導之外,面對國民黨軍隊采取堡壘主義新戰略和重兵進攻,中共臨時中央領導人博古(秦邦憲)等卻錯誤地認為,這次反“圍剿”戰爭是爭取中國革命完全勝利的階級決戰。在軍事戰略上,拒絕和排斥紅軍歷次反“圍剿”的正確戰略方針和作戰原則,實行“左”傾冒險主義的戰略,提出“御敵于國門之外”的方針,企圖以陣地戰、正規戰在蘇區外制敵,保守蘇區每一寸土地。這時,共產國際派來的軍事顧問德國共產黨員李德從上海到達中央蘇區,直接掌握第五次反“圍剿”的軍事指揮權。因而,在國民黨軍“圍剿”前夕,當時的中央領導未及時有效地組織蘇區軍民進行反“圍剿”準備,紅一方面軍主力在持續作戰而未得到休整和補充的情況下,即于9月下旬倉促開赴中央蘇區北線迎擊國民黨的“圍剿”。

        在第五次反“圍剿”中,由于博古等領導人先是軍事冒險主義,后又是軍事保守主義的戰略指導,屢戰失利,蘇區日益縮小,形勢日趨嚴重。湘贛革命根據地紅軍反“圍剿”作戰的處境也十分困難。反“圍剿”持續一年之久,中央蘇區軍民全力以赴,為保衛蘇區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付出了巨大代價,給予國民黨軍重創,但由于中共中央實行錯誤的軍事戰略和作戰原則,造成這次反“圍剿”失敗。

        10月初,國民黨軍重兵集團繼續向中央蘇區腹地推進。這時,中共中央和中革軍委博古等領導人未經中央政治局討論,即決定放棄中央蘇區,到湘西與紅二、紅六軍團會合。10日晚,中共中央、中革軍委率中央紅軍主力5個軍團以及中央、軍委機關直屬隊共8.6萬余人,從瑞金、古城等地出發,被迫退出中央蘇區,向湘西實行戰略轉移,這也是長征的開始。紅軍第二十四師和地方部隊共1.6萬余人,在項英、陳毅領導下,留在當地堅持斗爭。

        編輯:張惠
        評論區
        發表評論

        評論僅供會員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網校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搜索框
        教育部 中國現代教育網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網警110
        鄭重聲明:本站全部內容均由本單位發布,本單位擁有全部運營和管理權,任何非本單位用戶禁止注冊。本站為教育公益服務站點,禁止將本站內容用于一切商業用途;如有任何內容侵權問題請務必聯系本站站長,我們基于國家相關法律規定嚴格履行【通知—刪除】義務。本單位一級域名因備案流程等原因,當前臨時借用網校二級域名訪問,使用此二級域名與本單位官網權屬關系及運營管理權無關。三五文化網 特此聲明。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經營許可證 ICP證 京ICP備13002626號-8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2087 三五文化網 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經營許可證
        聯系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馬端街65號
        聯絡QQ:1360781304 網站值班電話:18004606931
        北京網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僅提供技術支持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国产成人a在线视频免费,四虎影视国产精品亚洲精品hd,国产v亚洲精品,6080久久无码国产